那是我和我所在的梯队被围困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不知道第几个日子了。“南望王师又一年”,大家每天都在对着远处的海平面眺望,期待着从本土出发的机动部队会突然出现,将美国人打得落荒而逃。
  然后,接我们回家。
  六个月的战斗,我们不断获得小批的支援,但一切还是摇摇欲坠——不,支援也已经是过去式了。自从美军的特混舰队封锁了附近海域,本就只是艰难维系的“东京特快”从此更是销声匿迹,再也没有出现过。现在我们已经断水断粮了;身边的战友中,受疟疾折磨而倒下、长眠不起者无数。
  比起大本营“堂堂为国尽忠”“忠孝信义”之类声势浩大的宣传,我们心中无比希冀的,却只有“回家”二字。回家,要回家!哪怕是早一天逃离瓜岛这个地狱都是好的。
  来自大本营的一封电报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不久后将会派十数艘舰艇前来接岛上残部“转进”。关于“转进”一词,我们当时听着也是觉得诡异。今听闻当时广播中的评论家是这么说的:“转进实在是一个很好的词。要是没通过升学考试,就转进其他学校吧。”
  顺带一提,按照那帮笨蛋海军的说法,只有巡洋舰及以上才可被称为“军舰”。也就是说,这次来的大概最多只是弱不禁风的驱逐舰,她们能不能靠岸还是个问题。
  “获本!获本君!”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愣神时突如其来的召唤,将自己猛地拽回现实世界。
  不由得被吓了一跳:“怎、怎么了?”
  “获本君,为了配合救援舰队,我们……”
  其实,他不说,我也明白我该做什么。我是瓜岛日军连队的无线电分队负责人,而我们分队则是瓜岛上如同最后王牌一般的存在。美国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我们已经偷偷关注他们的“一颦一笑”很久了。
  日本从开战前就一直在研究美国方面的无线电报特征。尤其是我们这一支无线电分队,已经全面摸清了美军的密码、电台音质、音量和频率等等,正期待着这一切努力,能派上用场的那一刻。
  而现在,就是我们拯救我们自己的时刻了。指尖一行行游走于曾截获的报文和侦控资料,试图从密密麻麻的数据中看出一些端倪。
  有了!如果这样发的话,想必一定会骗过这帮美国佬们。于是赶紧掏出口袋里的自来水笔,手指飞快旋开笔盖。抽出先前反复思索中拟了一半的假报文,笔尖飞舞中,一个蓄谋未久的计划终于呼之欲出。
  按照惯例,每天凌晨三点半左右,美军基地电台都会和前线部队进行联系,以摸清我们的最新动向。
  “大尉,侦听到美电报呼叫一号台长时间无应答!”其中一名侦听员激动地报告。
  今天前线电台没有及时应答。机会来了!突然从座椅上弹起来。纵使饥饿和疾病正缠绕我身,胜败在此一举。
  端起发报机的按键,熟练地发出早已准备好的内容:“发现日军机动部队,航母2,战列舰2,逐舰10,方位东南……”
  漫长的等待。
  虽是基于从开战以来大量的数据积累,但是他们会不会识破?冷汗浸透里外两层军装。度分如年的死寂中,我等了两年,祈祷着神明大人这次依旧站在我们一边。
  “电报收到。我是基地,保持联络。”在电报机的“滴滴”声中,传来的是生的希望,是我们期盼已久的捷报。我和无线电室里的几个下属一起相拥,喜极而泣。
  …………
  不久之后,十九艘各型驱逐舰缓缓靠近岸边。登上甲板,望着舰艉后方渐渐远去的瓜岛,心中无比复杂。
  

战役简介:
  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场中,继中途岛战役之后日本的再次失败,也是日本从战略优势走向劣势的转折点。这场最终演化为日本与盟军决战的战役中,日、美双方均损失惨重。由于日军在此失去了制空权和制海权,外加决策不当,美军最终完全占据瓜岛,尔后夺取了所罗门群岛,最终是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制海权,并开始对日进行战略反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