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生于此世,终为一棵腐草,独自妖冶在一处茅草屋旁。屋内是一书生苦读,间或在屋外绕行,总吟诗作对,文采斐然。
  被他的文气吸引,情愫悄然而生,每当他经过此处,总要用力摇摆自己的身躯。哪怕没有风帮助,总想能得其注意。
  
  随时间推移,在季夏的第三月的一晚,终是紧绷着的最后一缕联系断开,似是重生,为一只幼虫。
  喜于可以飞在世间,便飞去书生窗间,不巧撞在檐上散着红晕的灯笼上,迷迷糊糊掉入一处草堆,却醒在书生的手中。
  “萤火虫也已出来了吗……”
  身上微弱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清秀的容颜仿佛是一种珍宝。她笑了,只有自己知道的笑。
  后来的一段时间,她每天都绕着书生,陪他苦读。
  
    哪个更值得 一错再错
    思念旦暮未歇
    奢望着 能生死相拥
    谁情愿将错就错
  
  “惜世。”
  他如此叫她。
  “明日我将入宫任职。”
  这是他中举不久后说的,语气中透着些无奈。她不解,绕着他转了几圈。
  随后,这茅草屋被改成了一个较大的院子,开了不小的土地,曾经留下的腐草茎也在卵石中被铲平。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自己明白。
  所剩时间内可以陪着他已经是她认为最有意义的事情。
  
  他终究娶了妻。
  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
  洞房花烛,她卧在窗边。已是深夜,屋内一片昏暗,她感觉有些冷,被雨水打湿,快没有力气了,放出最后一抹光照亮了窗外的一点。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她一生未去过什么海角天涯,仅仅奢望与他一起,思念旦暮不歇,终是一错再错。
  哪个更值得……
  
    于盛夏之末 入夜仍灼热
    又一场离合 开始凄恻
    是扇底闪躲 或雨水催折
    哪里都值得 恋恋不舍
  
  第二年,院内池塘处,又一棵嫩绿初生幼芽,抽出新叶。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这是《礼记·月令》中关于农历六月的记载。古时候的人认为,萤是从腐草和烂竹根而化生,而这首歌的灵感便由此而来。
  《腐草为萤》是一首为大众所知的经典古风歌曲,原唱为古风音乐原创女歌手银临,如今已有多个不同版本的翻唱,用不同的歌声演绎出了歌词中不同的感觉,扣人心弦,且极具故事性。
  季夏之夜,在野草腐朽之后,萤火翩然而出。短短二十天,所有的恋慕、好奇,以及追寻中的美好,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可即便如此,她依然坚定地飞向自己毕生追求的彼方。心知终粉骨碎身,来年亦涅槃重生。
  
  或许这千古绝唱,代价却是万劫不复。但人生没有对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愿每一份情,在思念中结出盛开于时光不曾磨灭的景;愿每一个你,在歌声中找到珍藏在心底浓厚深刻的情。